读书马上

纽约的重生

曼哈顿的前世今生

波士顿马拉松爆炸案发生后的第二天,我来到纽约,随一个全球商业媒体团参观了“9·11”纪念馆的施工现场。这座纪念馆是在世贸遗址的废墟上建起来的,虽然因为“波士顿事件”而调高了安全级别,但当天前来参观的普通民众仍然络绎不绝,现场气氛安详和谐。

“9·11”纪念馆的主体部分全在地下,目前尚未完工,只在入口处盖了一座低矮的玻璃建筑。原来世贸双塔的位置上修建了两个边长为60米的正方形喷水池,由西门子负责设计建造的喷水系统从地下10层的深处将180万升循环水源源不断地抽上来,再从喷水池的四壁流入10米深的池底,汇集到中间的一个较小的方形漏斗中。这个漏斗很深,参观者站在池边看不到底,水仿佛流进了一个无底洞。

“我们给这两个喷水池起了个外号,叫作‘虚空’(The Void)。”导游汤姆向我们介绍,“几千个生命就是在这里白白丢掉的。”

另一位导游保罗告诉我们:“‘9·11’纪念馆建成后,四周的围墙都将被拆除,这块地方将重新变成一个开放的空间,供民众驻足休息,寄托哀思。”

“9·11”纪念馆的很多设计也都是这样充满人性关怀。比如,喷水池的围墙上刻着所有2983名逝者的名字,名字的位置是按照死者生前的社会关系而排列的。再比如,这个围墙的内部安装有恒温系统,冬暖夏凉,保证凭吊者一年四季都可以舒服地抚摸刻在墙上的名字。

甚至连广场中心的那株豆梨树(CalleryPear)也是有故事的。这是世贸中心遗址上唯一幸存的生命,在清理过程中先是被移植到其他地方,等它恢复生机后再移回原地。我们去的时候正值豆梨花开,白色的小花挂满树枝。

广场北面一座菱形摩天大楼正在封顶,这幢大楼原名叫“自由塔”,现在改名为“世贸中心一号”。此楼建成后的高度将达到1776英尺(约合541米),一举成为西半球最高的建筑。之所以选择这一高度,是为了纪念美国的建国日1776年。广场东侧还有4幢大楼在建,分别叫作世贸中心二、三、四、五号。“这块地方到底建几幢楼,以及建多高,都是根据纽约市对办公室面积的需求量而计算出来的。”保罗对我说。

从某种角度看,整个纽约市就是因为经济的原因而建立起来的。事实上,经济正是人类之所以发明出城市这个东西的主要原因。

以纽约市为例,这里原本是印第安人的地盘。1624年,荷兰西印度公司只用几块布料和饰物就将曼哈顿岛从印第安原住民手里买下,改名为新阿姆斯特丹。

1664年,英国人从荷兰人手中夺下这座城市,改名为纽约。英国人看中的是曼哈顿独特的地理位置,这是哈德逊河的入海口,从这里可以坐船一直进入美国腹地,而当时尚未出现铁路,河流是货物运输的主要渠道。

纽约市真正的大爆发始自大型蒸汽轮船的发明。这种船运载量超大,于是欧洲和北美之间的货物运输从过去的点对点式变为现在的枢纽对枢纽的方式,也就是先用大货船将货物运抵纽约港,再分装到小船上,通过北美四通八达的河道运往美国的各大城市。

作为货物的集散地,纽约人可以很方便地接触到大量原材料,于是服装制造业首先起飞,并培养了纽约市的第一批富翁。作为欧洲货物抵达美洲的第一个停靠站,纽约出版商可以最先拿到刚上市的英国小说,并迅速做成盗版书贩卖。于是纽约打败了费城,成为美国的文化中心。作为各种大宗商品的集散地,纽约需要建立一个完善的金融体系,于是银行家们决定扎堆华尔街,这条街慢慢演变成了金融街的代名词。巧的是,华尔街的英文原名(Wall Street)意思是“墙街”,这地方就是当年荷兰人修的篱笆墙的所在地。

就这样,纽约逐渐取代了波士顿和费城,成为美国最大的城市。

与其他大城市不一样的是,纽约的中心曼哈顿是个岛,土地面积有限,于是地皮价格迅速上涨。幸好曼哈顿岛的地下是一整块岩石,地质结构相当稳定,于是纽约人开始打起了天空的主意,摩天大楼就此诞生。

造新楼需要拆旧楼,这一点美国人表现出了和欧洲人很不一样的风格。最先开始大规模建造摩天大楼的是一位名叫莱富考特(A.E.Lefcourt)的服装业大亨,他从1910年开始进入房地产业,并在此后的20年时间里建造了31幢大楼,绝大部分都可以被视为摩天大楼。《华尔街日报》曾经评论说,经他之手拆掉的纽约历史建筑比任何人曾经计划过的都要多。

“纽约一直在拆旧换新,我们现在站着的地方原来就是一个电器城,为了建世贸中心,一共拆掉了9个街区。”保罗向大家介绍说。

据资料介绍,这片街区原来叫作收音机城(Radio City),是纽约电器商贩的集散地。1966年开始拆迁,把整个地区夷为平地。1973年世贸双塔竣工,一举超越帝国大厦,成为纽约市的最高建筑,以及经济全球化的象征。但是,世贸双塔自建成之日起就一直厄运不断,分别遭到过火灾、爆炸和抢劫等灾难。极端主义恐怖分子将其视为美帝国主义的代表性建筑,多次试图将其摧毁,最终依靠两架劫持来的飞机达到了目的。

有意思的是,当年莱富考特之所以要建摩天大楼,一个主要原因就是为自己的服装厂提供更大的空间。如今的曼哈顿虽然是全美国地价最贵的地方,但仍然有不少相对廉价的地区,能够让很多工薪阶层居民住在这里。如果没有这些摩天大楼,这是无法想象的。

众所周知,美国是一个人人喜欢住大房子的郊区型国家,但纽约却独辟蹊径,吸引了很多成功人士来此生活与工作,因为这里能够提供全美国最高的薪水,以及最多样化的生活体验。据统计,仅在曼哈顿41街和59街之间的这一小块地方就雇用了60万人,他们的年平均工资超过10万美元,工资总额超过了俄勒冈州或者内华达州。

曾经有人认为,随着通讯系统的不断进步,信息交流越来越廉价,人们会越住越远,但实际情况却正相反,人类正在向城市集中。2009年,全球城市人口首次超过了农村人口。美国经济学家爱德华·格莱泽(Edward Glaeser)在他那本《城市的胜利》(Triumph of the City)一书中认为,人与人之间面对面的交流比单纯的信息交流更重要,城市之所以比农村更富创造力,原因就在这里。

比如,纽约一直以其众多表演场所和相对低廉的租金吸引了大批艺术家前往定居,这些人住得很近,可以经常交流心得,正是在这样一种民主的氛围中,纽约市成了美国现代文学、波普艺术、小剧场戏剧、音乐剧、比波普爵士乐、现代民歌和朋克风潮的诞生地,被公认为是除了电影之外美国所有艺术形式的活动中心。

摩天大楼把今天的曼哈顿变成了全美国人口密度最高的地方,同时也是地标式建筑最多的地方。而所有这些地方都聚集在一个小小的曼哈顿岛上,游客们完全可以步行到达。

如今,摩天大楼这一建筑形式早已从曼哈顿扩展到了全世界,但是曼哈顿的摩天大楼密度之高全世界找不出第二例,导致走在大街上的行人经常见不到阳光。不过,几乎所有摩天大楼的底层都租了出去,变成了街边店,这样就很好地保留了旧式街区的味道。今天的纽约市被称为不夜城,一天24小时几乎都有行人在大街上走路,如此繁华的景象在今天的西方国家是非常罕见的。

当然,大城市的一些缺点曼哈顿也都有,比如交通拥堵、空气污染、传染病流行、高犯罪率,以及面对自然灾害时的脆弱等等。更重要的是,纽约大部分高层建筑和交通系统都建于上世纪30至40年代,无论是效率还是环保指标都已无法满足新时代的要求了,纽约急需一场与时俱进的变革。

纽约的旧城改造

站在自由女神像的位置回望曼哈顿,这座城市的天际线显得杂乱无章,但仔细看还是能看出一点规律的。纽约的大楼可以按照外墙建筑材料的不同分成两大类,一类是砖石的,一类是玻璃的。前者是老楼,而且表面装饰越是繁复,其年代就越久远;后者是新楼,采用既通光又隔热的玻璃外墙可以减少照明和空调用电,这已是现代环保大楼的通用标准。

被誉为纽约最环保摩天大楼的美国银行大厦就是这样一座全玻璃外表的高层建筑,美国国家地理频道专门为这幢大楼拍摄了一部纪录片。这是纽约首个LEED(Leadership in Energy and Environmental Design,绿色能源与环境先锋奖)白金级大厦,采用了全美国最先进的建筑节能措施,由西门子负责开发的楼宇自动化系统监测并控制着楼内所有的暖通和电气系统,随时自动调整各项参数,使得整座大楼的能耗比相同规模的摩天大楼低50%。

新大楼可以按照环保要求做全新设计,旧楼就没这么好的条件了。曼哈顿有大量这类旧楼需要翻新,卡内基音乐厅就是其中比较有名的一座。这座音乐厅建于1891年,是纽约历史最悠久的音乐表演场所。这样具有文物价值的古典建筑是不可能被拆掉的,但它们的建筑理念早已不符合时代的要求,必须加以改建。纽约市政府决定拨款2.3亿美元对音乐厅进行修整,增建用于音乐教育的新空间,并翻新表演厅后台区域。

该工程经过公开招标后,由西门子承接了自动化设计和安装。该公司将在这幢老楼当中安装新型的APOGEE管理系统,该系统能以节能的方式控制包括供暖、照明、电力在内的多种设施,并实现与管理系统的整合。我们此次专程参观,发现这幢建筑虽然从外表看古色古香,内部设施已经全部更换为最新装备。据介绍,改造计划将于2014年完成,届时卡内基音乐厅将有资格申请LEED银奖认证。

除此之外,西门子还为帝国大厦、麦迪逊广场花园、纽约证券交易所和纽约时报总部等地标性建筑提供了相应的楼宇自动化、照明或安保等解决方案。据统计,建筑物占全球能源消耗总量的40%,这些按照最新环保标准进行的改造工程将为纽约市的节能减排做出突出的贡献。

说来也许大家不信,纽约市的人均温室气体排放总量目前是全美最低的,主要原因就在于纽约人已经习惯了使用地铁作为通勤手段。纽约地铁是全世界最早的城市地铁系统之一,早在1904年就开通了第一条地下线路。此后虽经多次改造,但大部分硬件系统已经老旧,要想提高运力,就需要安装一套安全可靠的信号控制系统。西门子为纽约市捷运局提供了一整套铁路自动化解决方案,在保证交通更加高效和准时的同时,提升客运量和安全性。该解决方案不仅有助于缩减成本,还能大幅减少人为失误。与此同时,列车提速、牵引和制动过程中的能耗也得以减少,能耗最多可降低30%。

西门子基础设施与城市业务领域首席执行官博乐仁博士(Dr.Roland Busch)向大家介绍说,西门子在曼哈顿建立了一个地铁远程运营控制中心,仅借助中心里新配备的列车自动监控系统,便可控制近200公里的轨道、172个地铁站、45个连锁系统、1758个控制器、4811台显示设备以及多达200辆列车的运行。西门子采用了三项先进技术,实现了旧系统无法做到的功能。比如,通过一套基于通信系统的列车控制(CBTC)系统,数据可在轨旁和车辆之间连续传输,使列车能以安全的制动距离相隔行驶,这样控制中心就可以放心地缩短列车发车间隔,在无需扩建基础设施的前提下提高线路利用率。

事实上,这套系统已在北京的部分地铁线路上应用了,但出于安全的考虑,北京地铁仍然由驾驶员负责控制,没有充分发挥自动控制系统的全部潜力。

“纽约也有这个问题。”纽约区域规划协会(RPA)的执行理事托马斯·怀特(Thomas Wright)对我说,“虽然得到了纽约市政府的支持,以及包括《纽约时报》在内的一批主流媒体的肯定,但纽约公众一直反对无人驾驶地铁列车,我们正在和公民组织谈判,试图说服对方改变主意。”

区域规划协会成立于1922年,是美国最早的一家独立的城市规划非盈利组织。该组织主要负责为纽约及其周边31个县提供城市规划服务,先后于1929、1968和1996年对纽约市做过三次整体规划,纽约市之所以有今天这个样子,与这家组织的努力密不可分。4月18日,RPA在曼哈顿召开第23届全体大会,我借此机会旁听了这次会议,得知他们正在计划做第四次整体规划,气候变化与节能减排被列为首要考虑的问题。

西门子作为RPA的合作伙伴也参与了此次会议,博乐仁博士在大会上做了一个关于城市应对危机的主题发言。他以飓风桑迪作为案例,指出在气候变化的大环境下,未来城市必须做好准备,应对突发灾难。据统计,2012年全球因为突发气象灾难而造成的经济损失高达1600亿美元,其中光是飓风桑迪就占了500亿美元。RPA联合西门子和世界著名的工程顾问公司奥雅纳(Arup)做了一项有关纽约基础设施的调查研究,发现如果不预先投资做好防护,将会导致更大的损失。比如,这项研究显示,如果纽约市现有的电网不做更新,在未来的20年里,由自然灾害导致的经济损失将达30亿美元。但是,如果事先拨出这笔钱用来改进电网,使之能更好地应付可能发生的风灾和洪水灾害,以及提高供电效率,则会减少20亿美元的灾害损失,并增加40亿美元的经济收入。

这方面西门子也早就动手了。我们专程去新泽西的利奇菲尔德(Ridgefield)市参观了西门子建造的高压直流背靠背换流站,这套输电系统能为纽约地区提供660兆瓦的可靠电力。简单说,这套系统将来自新泽西电网的230千伏交流电转换成直流电,然后再立即将其转换成纽约地区电网应用的345千伏高压交流电,并通过一条部分敷设在哈德逊河底的电缆输送到位于曼哈顿西49街的变电站,然后并入纽约电网。这条线路不但可以满足纽约市日益增长的电力需要,而且比传统的输电方式损耗更低,更加安全可靠。

纽约的重生,真的是充满了商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