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马上

徐冰:关于现代艺术及教育的一封信

永良先生,你好!

收到你的Email。你信中涉及的,都是很具体又要命的问题,说『要命』是因为如果顺着你的问题想进去,就会发现,你的问题都是相当难回答,但又是一些必须回答的问题。平时在工作室忙于具体的『艺术』,在没有人给你考试般的问卷时,就没有机会像准备考试那样,去把每一个问题想深入。人有时需要去重新想那些最基本的问题,也就是说,最需要认真对待的问题。忙于具体事物的人,有时会忘了做事情的原初目的,艺术家也是这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