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马上

顾彬:我看当代德国哲学

不过,一个典型的德国哲学家不一定或不愿意承认他思想的局限性。这促使他去思索。而倾向实用主义的美国哲学家完全不会这样做。例如,他们说:我们只想提出我们也能回答的问题。人们只能从美国哲学家那里,而绝不可能从德国哲学家这里得到这样的见解。一个德国哲学家不愿提出他能够回答的问题,宁愿提出他无法解答的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