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马上

《生死有命,富贵在天》自序–从打扑克说起

《我们的经典》,这是最后一本。距离上一本,已经一年多。

去年,我一直在编老师的书:《张政烺论易丛稿》。我必须把这本书编出来,才能写自己的书。

2005年,老师去世后,师母把一个大纸盒交给我,里面放着老师当年在沙滩红楼整理马王堆帛书《周易》经传的遗稿,命我整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