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马上

薛仁明:我读大陆读书人的脸

读书人的郁结忧深,两岸皆然;真要多找些清朗之人,也着实不易。但相较说来,大陆的读书人,除了忧郁干枯,普遍是更急躁,也更容易激愤。知识分子才相聚一堂,动辄开骂,个个义愤填膺,人人宛若社会良心。当政者也心知肚明,于是,防民如防贼;提防知识分子,尤其彻底。两造之间,疑忌日深;彼此互信,荡然无存。结果,越骂越防,越防越骂。因此,我看到许多知识分子一张张的脸,躁、怒、愤、戾,全然全然,都是纠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