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马上

文人办报的终结

一九七六年当完兵,我不太清楚要干什么,就看报纸分类广告找工作,也写了两封信给《中国时报》余老板、《联合报》王老板,但回应都是「遗珠之憾」。

由于我曾经跟着林怀民去听俞大纲先生的课,非常尊敬俞先生的学识渊博。在无法进入两大报的情况下,我就报考文化大学艺术研究所,傻傻地想要学李叔同当年那样的「戏剧报国」。但读了一学期,俞大纲过世了,我心里感到沮丧,也没有办休学就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