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马上

洪秀全「上帝之子」的「人间天国」

1836年、1837年,二十出头的洪仁坤又考了两次,照样名落孙山。第3次失利之后,他似乎连走回家去的力气都没有了,只得雇了两个轿夫。之后他在邻近 的乡村当了6年塾师。历来塾师倒以科举失意者居多。他们靠教授知识谋生,称为「舌耕」。6年之后,已届而立的洪仁坤最后一次赴考,依然落榜,愤愤不平地说 了句大话:等我自己来开科取天下士罢。就在那一年他失去教席,开始了秘密传教的活动…